我的位置: 首页法治新闻 > 深度追踪 > 魏清安案:法院枪口下还有多少冤案待昭雪?

魏清安案:法院枪口下还有多少冤案待昭雪?

时间:2010-07-22| 来源:搜狐网
1984年,23岁的河南小伙魏清安被误判为强奸犯被执行枪决,行刑时他大声喊冤。6月,真凶落网并主动交待了犯罪经过。随后,当地公检法成立调查组进行了历时八个月的复查,但遇重重阻力,特别是魏清安一案的原办案机关,不仅不配合反而有意刁难,为案件的复查制造了许多障碍。1987年1月2日,两高发出批复,认定魏清安属冤杀…

  男子被当强奸犯枪决后真凶落网 媒体揭洗冤实情

  1984年,由于当事人的误认和办案人员的不负责任,年仅23岁的河南小伙子魏清安被误判为强奸犯。5月3日,被执行枪决。随后的6月,真凶落网,并主动交待了犯罪经过。这惊动了有关部门。随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公安厅派人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对魏清安一案进行复查,如今回顾26年前的洗冤实录,仍让人心情复杂……

  1983年1月25日下午,河南省巩义市回郭镇干沟村村民刘某被强奸;

  1983年3月5日,警方安排被害人辨认作案者,魏清安被误认;

  1984年5月3日,魏清安被核准死刑,当日被执行枪决;

  1984年6月,真凶田玉修落网,主动供述了强奸刘某的犯罪事实。随后,当地公、检、法部门成立调查组进行了历时八个月的复查;

  1986年3月26日,河南省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交关于魏清安一案的复查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随即开始调卷审查;

  1986年七八月份,中央政法委和“两高”派出工作人员,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河南对魏清安案件进行最后复查;

  1987年1月2日,“两高”联合发出关于魏清安案件的批复,认为原以强奸、抢劫罪判处魏清安死刑,实属冤杀,应予平反。

  正是初夏时节,《法治周末》记者从郑州驱车一路向西,寻找一个26年前因“强奸罪”而被处决的人———魏清安。

  除了魏清安这个早已不在人世的名字,我们并不知道他的家人。

  汽车来到魏清安生前居住的河南省巩义市回郭镇干沟村村口时,我们就开始打听:“知道一个叫魏清安的人吗?”“知道,被杀20多年了。”住在马路边的一户人家,两个看起来60多岁的老人用手指着斜对面的一栋房子,“魏清安的父亲就住在那个房子里”。

  如同每个农村家庭一样,魏家居住在一个面积不大的小院子里,一栋朝南的平顶房子稍大,紧挨着朝西方向的房子略小,显得非常破旧。

  魏清安的父亲魏有捞迎了出来。老人个子不高,虽已75岁,但身体很硬朗。

  在杂乱无章的客厅里坐下,当地朋友用河南话介绍说:“这是外地来的记者,想了解魏清安的案件。”“都20多年了……”老人刚一开口,便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坐在一旁的老伴也跟着伤心落泪。

  一晃过去了将近30年,第一次有记者前来调查魏清安冤案,我们的提问尽管小心翼翼,却不可避免地勾起了老人无限的伤感。

  刑场上大声喊冤

  1983年1月25日,正值春节前夕,中原大地寒气袭人。

  那天下午,邻居魏天续(音)家正在盖房子,从本村请了很多人帮忙,魏清安也在其中,他与几个年轻人轮班拉土。

  由于妻子临盆在即,魏清安不放心,趁拉土换班的间隙,不断地来回跑。下午5点,魏清安又一次回到家,他看了看妻子,便躺在床上睡着了。大约20分钟左右,村里兽医魏玉民来家里给猪打针,魏有捞叫儿子起来帮忙。魏玉民打完针离开时,太阳已经下山。

  就在下午5点左右,与干沟村相邻的西南岭村发生了一起拦路强奸、抢劫案,女青年刘某被一名20多岁的陌生男子强暴,并被抢走了手表和手提包。

  案件很快在附近村里传开了,人们议论纷纷,作出各种猜测。

  案发一个多月后的3月5日,干沟村的所有年轻人被通知去开会。魏有捞说,当时村里干部只是说年轻人都去开会,具体开什么会不知道。事后大家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开会,其实是警方为了让被害人辨认作案者而故意安排的。

  魏清安也被通知去“开会”。他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的家,留下一个刚满月的女儿,再也没有回来———被害人刘某看了一眼魏清安,对现场的警察说:“看长相像是他,个子好像低了点。”

  审讯时,魏清安不止一次地申辩说:“肯定认错人了,我脸上有一块疤,还有一个红痣,案发那天我的左手受伤了,包着纱布,当时喉咙疼得厉害,说话的声音不一样……”

 魏清安案:法院枪口下还有多少冤案待昭雪?

  聂树斌案:强奸杀人判死刑 十年后真凶复现成冤案

  1994年8月5日,河北石家庄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1995年4月27日,经省高院复核犯罪嫌疑人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18日,王书金被抓供认了10年前的强奸杀人案。2007年4月,一审被判死刑的王书金向河北高院上诉称聂树斌案真凶是他。十年生死两茫茫,控冤屈,无天理;十年后真凶复现,家属哭断肠,法官你草菅人命该以命偿!…

  赵作海:我经常梦到被公家审讯

  “没办法,他们就把我关在看守所里,一蹲就是4年多。”赵作海说,“后来也没找到证据,放了不是,关着也不是,最后人家说就是该判你,就这么给判了。他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说你有啥你就有啥。”他还会做噩梦,梦到的都是“公家”审讯的情景。“一进派出所,人家就问,你杀人了?我说没有。他们就打。打完又问,人头哪去了?我说不知道啊。他们就拿木头梆梆敲我的头,一个人敲累了还要换个人接着敲。看我不中了,就停下来歇会儿。”“我说要喝水,他们给我喝。喝的是什么不知道,反正喝完就动也动不了了。”“他们拿炮在我头顶上放,一下子把我炸醒了。”

  赵作海: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法律了 

  2010年5月11日 ,赵作海从监狱里出来,第一次回到老家赵楼村,眼前的景象他完全不认识了。十一年,物是人非,沧海桑田。赵氏语录:不知道什么叫狠,什么叫不狠;什么叫恨,什么叫不恨;我没有承认,当时是认定,认定属于被动;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法律”了。可是,用11年的牢狱来换回“知道法律”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洗冤录:“官版赵作海”我被组织抛弃了

  赵作海为何突然变卦?

  赵作海错案赔偿还敢再有小动作?

  冤狱知错不纠 拖累国家赔偿

  据中国青年报:冤案平反当事人是可以获得国家赔偿的。但再怎么赔偿,也不能容忍司法机关的知错不纠,人为拖延冤案的平反进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多待一天监狱就少一天的自由。由此,笔者不禁想到,对于那些因为司法机关的原因而拖延冤案平反的,不仅应当追究责任机关和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还应当由赔偿义务人额外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公平,更好地保障被冤枉者的合法权益。

无须注册,快速提问,描述越详细、回答越准确。中顾法律网万名律师为您提供 免费法律咨询服务。如果您想尽快获得众多律师的帮助,请点击发布免费法律咨询>>
无需注册,30秒免费快速咨询!
温馨提示:尊敬的用户,您正在查看的是中顾法律网法治新闻频道,如果您有法律问题,请点此进行免费法律咨询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