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名律汪小青也说热锅上的以房养老

汪小青 2014-03-29 08:59:29
名律汪小青也说热锅上的以房养老



随着两会的召开,“养老”问题备受关注,“养老”二字被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建议提案里频频提起。“以房养老”政策的施行更是给这热锅锅底加了一把火。

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的老龄化不同于其他国家,人口基数大、增长快,空巢和失能困难老人多,中国正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是在一个人均收入相对较低的阶段进入老龄社会,是典型的“国未富民先老”。

目前,我国的社会保障水平并不高,更兼中国有“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由独生子女组成的两人家庭面临着将要承担四个甚至更多老人的养老责任,这种越来越普遍的现状亦成为了年轻人的“不可承受之重”。养老全靠子女并不现实。

如今,国务院以红头文件要求开展以房养老试点,多少为中国的养老问题提出了去向未明的解决方案。

各方争议 八面来音

赞同声:

2010年初,广州市政府提出“以房养老”模式,发布《关于大力推进广州保险业综合改革试验的意见》。《意见》称广州将推动建立延税型养老保险制度,探索发展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一时间引起社会热议,年轻人比老年人更认同“以房养老”,而丁克一族更表示欢迎。

以“广州可以实行以房养老吗”为题进行网络调查,由于上网人以年轻人居多,可视为对年轻人的调查。调查到结束共收到966票,其中反对者比赞成者多出近一成。调查数据显示:认为“以房养老”在广州由于条件尚未成熟,不可行的反对者占54.76%;而认为可行表示支持的赞成者占45.24%。

反对声:

而在随机采访的10个老人中,反对“以房养老”占了九成,大部分认为房子住了大半辈子,都有感情了,要留给子女。表示支持的是一个无子女的老太太,想留给子女也没法留。

瑞满金融学校王立博老师:中国房价成本过高,需要两代人甚至夫妻工作50年才能购买一套房,剩下的20年产权反向抵押解决养老有可行性,但是,房价不合理,从历史来看,不可能持久,所以,以房养老存在合理性问题。

中国式养老何去何从

保障制度健全的国家一般把养老分为三个层次:社会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补充养老险和个人储蓄计划,三个层次缺一不可,所以被形象地称为“三条腿的板凳”。一个健全的社会既需要有基本的公共养老体系兜底,也应有产业化商业化养老,为老年人提供更多元的选择。两者不可偏废。

一方面,国家应该建立健全社会养老金保障制度,逐步保障和提高社会低收入老人的基本生活品质。

另一方面,加大立法力度,保障老年人的生存权利,尽快为“以房养老”的实施提供一系列良好有效的法律规范,使得“以房养老”等商业化养老模式更加规范和有法可依。加强民众对政府和金融机构的信心,以免除民众选择商业养老的后顾之忧。

作为一名普通的民众,我希望国家保障和规范养老金管理制度,尽快实现养老金并轨,在养老问题上实现实质的公平,以保障每一个人生存生活的权利。同时,作为社会生活中的一个个体,如何实现幸福养老还应着眼于个人的努力,不能把全部希望或者说养老责任交托给国家和政府。尽早规划自己的养老问题,应把自己的思维从“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中转变出来,以适应新时期的养老生活,使得自己继续保有持续的尊严和尊重。

大律师汪小青眼中的以房养老

作为一种商业化的补充养老工具,“以房养老”政策的出台为老人多元化的养老模式提供了一个可选方案。所谓“以房养老”,是一种产权换现金的模式,即反向住宅抵押贷款。这一模式,在国外兴起已多年。从本质上来说,这一方案的出台,我认为是有诸多好处的。

首先,它可以将老年人的未来资产价值提前变现,有效解除老年人对生活没有保障的担心,放心大胆地花钱消费,增强了老年人的生活自信,保持了老年人最怕失去的体面和尊严,更解决了“久病床前无孝子”的担忧。

其次,分散政府养老保障的压力。作为个人自主养老的新选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充社会养老的不足,有利于社会稳定。

再次,为银行开辟一个规模很大并且全新的效益增长点,间接推动经济增长。

凡事有利有弊,“以房养老”的实施在有着诸多优点的同时亦有其不可避免的缺点。

“以房养老”仅适用于部分老人。它的实现需要具备三个条件:

首先,拥有对房屋的独立产权,才有出租或者抵押房屋的权利。

其次,老年人与子女分开居住,房屋的出租或者抵押不至于影响正常生活。

再次,老年人的经济状况适中,经济条件好,就没有“以房养老”的必要;经济条件低的,就不具备“以房养老”的条件了。

对于好不容易迈进“以房养老”门槛的那一部分老人,又将面临着诸多问题:例如,中国的房屋产权仅为70年,并非永久产权。而我国在产权到期后如何处理方面仍处于“灰色地带”,虽明确了住宅可自动延期,但如何延期是否需要另行收费,且如何征收等都未能明确。当老人年迈将房产抵押时,商品房的使用年限大都已经不多,而当老人身故后,房子的使用年限更是所剩无几。保险公司或银行依靠剩下的使用年限来补偿已支付的养老金成本,一方面所能承受的给付能力有限,另一方面风险也较大。这就为“以房养老”的实施设置了最大的障碍。

除了房屋产权外,以房养老的管理机制问题也是目前尚未解决的盲点。“以房养老”牵涉到房地产、金融、保险、社会保障等多个行业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些领域的运作质量水准的要求相对而言是比较高的。而且,“以房养老”的关键是要有一整套客观、公正、守法的评估衔接与兑现机制,这便避免不了需要依靠完备的法律法规的保障。目前,在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的中国,对于“以房养老”的实施,尚没有出台任何相关规定。实施这种模式,一旦发生纠纷,将导致“无法可依”、“无法可循”的尴尬局面。




保障老年人享有幸福快乐的晚年生活,需要全社会以及个人方方面面的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和谐安宁的大同社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最新评论
汪小青律师
江苏东银律师事务所主任
扫微信一对一咨询
执业证号:100102117286
办公电话:025-58785588
业务手机:13382001666
  汪小青律师,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2002年以优秀成绩取得法律职业资格和企业法律顾问职业资格、在红太阳集团有限公司审计督察部、总裁办公室担任法律顾问工作,2004年专职从事律师执业。江苏苏商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江苏东银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现为江苏东银律师事务所主任,江苏省青年商会常务理事。
一对一咨询律师
(我们将会对您的信息保密)
联系方式:0531-68621010
责编邮箱:bianji02@9ask.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随时随地为您提供法律咨询
名律时评栏目合作媒体
中顾法律网
名律时评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