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律师解析21世纪网为何“错”不致死

黄坚明 2014-09-19 11:30:07
律师解析21世纪网为何“错”不致死



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一案,无疑是近期最轰动的公共事件之一。此案初露端倪,众多媒体闻风而动,相关报道铺天盖地,央视等权威媒体和上海警方联袂上演好戏:把涉案的21世纪网负责人刘冬、主编周斌的部分“口供”内容和“忏悔认罪”视频,在网络上广为传播,似乎警方已把此案办成“铁案”。

整个媒体界“一面倒”,“通稿”、“官方报道”俨然已经成为了“主旋律”,正可谓全面“围剿”21世纪网。但是,我们遗憾地发现独立、客观、理性的声音竟无处可觅。基于无罪推定、程序正义的法律原则,笔者愿意为21世纪网事件“声援”:21世纪网也许有“错”,但未经法院审判,谁也不能定其“罪”,更不能宣告其“死刑”。

首先,媒体的相关报道如果属实,应该认定21世纪网有“错”,但媒体界不应落进下石,不应“一面倒”地选择“群殴”21世纪网,更不应漠视21世纪网及其涉案员工的合法权益,还应对行业实际运营情况有所反思。针对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事件,笔者首先质疑的是:“有偿新闻”、“有偿沉默”、“投广告费就是交保护费”等做法,是媒体界“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潜规则,还是21世纪网被“选择性执法”,被选择性“放大”的事件?对此,“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未掌握充分证据材料的前提下,笔者不敢妄下结论。但就“有偿新闻”而言,天天都在实施这样行为的是搜索网站,如百度、360搜索、搜狗等网站,只要你愿意投钱,就可以上头条、首页,还美其名曰“竞价排名”、“竞价推广”;至于“有偿沉默”,“收费删帖”的问题,只要核实有过负面新闻报道的500强大企业的公关费用开支情况,就可以发现不少主流媒体参与其中。

据笔者所知,某企业一危机事件的公关费用就超过1000万元。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事件中,某些涉案企业涉及的二三十万元的广告费,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至于“投广告费就是交保护费”、“有偿沉默”的问题,大家也可以核实一下各地的平面媒体,如经常给房地产开发商做广告的平面媒体,其是否会登载该开发商的负面新闻报道。因此,即便21世纪网有“错”,但折射出来的是整个媒体“生态圈”的问题,绝非“一棍打死21世纪网就天下太平”。而“运动式”、“选择性”执法的做法,明显是反法治的。

其次,相关媒体和侦查机关“选择性”报道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事件,甚至是“未审先判”、“媒体断案”,明显有违无罪推定法律原则和程序正义。新闻媒体机构报道刑事案件,应恪守依法、真实、全面均衡、无罪推定、报道与评论相分离等报道原则,不应“选择性”报道,不得“媒体审判”、“未审先判”、“民意定案”。媒体界不能单凭21世纪网负责人刘冬、主编周斌的部分“口供”,以及央视录制的部分视频,就认定21世纪网从事的都是违法犯罪行为,就认定其获取的收入全部是通过“有偿新闻”、“有偿沉默”、“广告费就是保护费”等方式,进行“敲诈勒索”所获得的非法收益。须知,媒体报道的部分“口供”和视频内容,替代了不了整个案件的事实和证据本身,也无法排除刘冬、周斌为“立功”而故意夸大事实的合理怀疑。而国外媒体在报道刑事案件时,一般都报道正反两方面的观点,但在本案中,仅见对21世纪网“不利”的报道,鲜见对21世纪网“有利”的报道,这明显违背全面均衡等新闻报道原则。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联合颁布的《关于新闻采编人员从业管理的规定(试行)》第九条中规定,新闻报道“不应影响司法公正和法律判决,不偏袒诉讼任何一方;案件判决前,不作定罪、定性报道。”

在案件判决之前,媒体只能依据侦查机关或者检察机关的法律文书或对案件的相关介绍进行报道,切勿展开“合理想象”。但在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事件中,案件侦查还没有结束,相关媒体就报道:“21世纪网被吊销所有网站资质,人员全部遣散,公司注销。”试问,未经法院审判,一家媒体是否有权 “决定”其它媒体人员全部遣散,公司注销?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未经法院判决不得确认任何人有罪,这应是法律常识。念斌被判四次死刑,最后还不是被法院宣布无罪释放吗?

最后,上海警方在侦办21世纪网涉嫌“新闻敲诈”一案中,办案程序明显违法,但无一权威媒体对侦查机关的违法行为进行舆论监督,这明显是新闻舆论监督权异化的结果。具体分析如下:其一,侦查机关没有依法履行送达义务。《刑事诉讼法》第83条规定:“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但诡异的是,部分涉案当事人家属迟迟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根本就不知道其亲属涉嫌何罪;其二,违法剥夺律师会见权。据媒体报道,大部分当事人的委托律师无法会见当事人。其三,侦查机关有蓄意误导媒体的嫌疑,没有客观、全面地公开涉案的全部证据资料,而是“选择性”对媒体公布相关案情。《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部令第127号)第187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及时进行侦查,全面、客观地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

但在本案中,并没有看到任何能证明涉案当事人无罪、罪轻方面的证据材料。其四,众多网友也反映:陈永洲涉案,结果上央视;21世纪网出事,也上央视。难道是央视就特别喜欢找“南派”媒体相关案件当事人上央视吗?侦查机关和相关媒体如此处理此案,容易让社会大众对此事件产生不恰当的联想。

我们不企求所有媒体都“声援”21世纪网,但期望相关媒体的报道能相对客观、中立、理性。我们坚决抵制“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一面倒”、“一元化”的新闻报道,这也是我们民族文化里的劣根性。须知,任何人(或单位)一旦被贴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告单位”的标签,其就是弱者,就应予以“声援”,最起码的“底线”是依法报道,不能“媒体审判”、“民意定案”、“未审先判”。更值得警惕的是,办案机关往往会用这些“非法手段”,来掩盖案件证据不足,“强行入罪”、违法审判等案件实质,如我们办理的浙江宁波“地沟油”案是媒体定案的典例。




综上所述,21世纪网也许有错 ,但如何处理应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来评判,有关部门、媒体利用舆论先判后审,长此以往必舆论代替司法,司法部门将沦为利益集团炮制出来的“舆论”的跟屁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最新评论
黄坚明律师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扫微信一对一咨询
执业证号:14401201010929580
办公电话:15820265983
业务手机:15820265983
黄坚明律师,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获硕士学位。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长期致力于刑事辩护的专业律师、金牙大状律师网重大诉讼仲裁部核心律师。从事刑事研习、实践十多年,承办刑事案件300多起,其中相当比例属重大影响性案件,所办案件大都取得不起诉、免于处罚、缓刑、轻判等成功辩护效果。黄律师擅长暴力犯罪、经济犯罪、职务犯罪等重大刑事案件的辩护,主办过40多起省公安司法机关侦控审的重大复杂刑事案件。
一对一咨询律师
(我们将会对您的信息保密)
责编邮箱:2373658499@qq.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随时随地为您提供法律咨询
名律时评栏目合作媒体
中顾法律网
名律时评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