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多个诱发因素下致被害人猝死如何认定

李军 2014-09-19 11:19:13
多个诱发因素下致被害人猝死如何认定



受大庆冯志坚律师之邀,为其办理的一个过失致人死亡罪案件提供一些意见。此案之前已有讨论过,鄙人也有兴趣继续探讨该案。经过再次审视全案,不才拟从分析上诉人拳击被害人胸部的行为与被害人猝死之间的关系上入手,发表以下看法,以供冯律参考。

基本事实

2012年8月23日22时30许,被告人于、辛酒后来到园春酒店与饮酒后的被害人明某与朋友海某发生纠纷。辛、于与明某、海某在四楼电梯口附近用拳对打,其拳主要击打在明某的胸部。期间,于某为把辛某与明某分开,多次用拳击打明某的脸部和胸部,用手猛推明某的胸部使其后退。后因辛某头部、手臂等处受伤、流血双方停手。之后,明某与海某对伤口简单处理后一同上到酒店七楼预定包厢等邀请的朋友。期间,明某自述胸部闷疼不适,并两次在包厢卫生间吐出血样液体。8月24日凌晨0时30分许,明某被包厢里的朋友送至医院检查治疗,当日8时许经抢救无效死亡。

判决理由

“本院认为,被告人于、辛作为成年人,在与明某厮打时应当预见有危害结果的发生,但二被告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能诱发被害人心脏病,终因饮酒后与他人发生口角、相互殴打引起过度体力活动、强烈情绪激动等诱发被害人明某急性心肌梗死、心脏破裂死亡,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一审判决后,检察院提起抗诉,认为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两被告人;两被告人以不构成犯罪为由提起上诉。

一审披露的被害人死因

1、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明某系急性心肌梗死、心脏破裂死亡。

2、光正司法鉴定所鉴定,明某为中年人,既往有高血压及动脉粥性硬化陈旧性心肌梗死等基本病变和醉酒史;确证头部、胸部遭受过钝性外力作用,出现了典型的心肌梗塞临床表现和特征性病变。该鉴定未被采信。

3、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住院病案、死亡医学证明书和死亡小结证实,明某死亡原因为急性下后壁心肌梗塞、心源性猝死;

一审法院采纳的是市公安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的死因,即被害人明某系急性心肌梗死、心脏破裂死亡。

笔者对被害人死因的看法

法医病理学上能否将被害人死因界定为猝死?是否猝死,于上诉人刑事责任的有无有着莫大关系。根据《法医病理学》(赵子琴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2010年5月第四版),第十七章“猝死”这一章节中的叙述,猝死具有三个特征:①死亡的急骤性,“猝死发生的经过时限,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从其发生到死亡的时间已由20世纪70年代的24小时,到1976年改为6小时,至今限定为﹤1小时,被大多数学者接受。”②死亡的意外性,是指“死者生前并未感知将有生命危险,客观特征也未显现出危重迹象,却发生突然死亡让人难以接受,从而导致人们产生种种的质疑。”③疾病的潜在性。

另据上书记载,猝死的诱发因素包括:体力劳累较前剧烈而持久的劳动,造成过于疲劳;饱餐、饮酒及过量吸烟;精神神经过度兴奋、激动等。外力也可诱发。

对照上述猝死的特征之死亡的急骤性,目前医学界大多数学者的观点,从发病到死亡不超过一小时的,可界定为猝死。本案被害人从当晚0时30分左右出现胸闷等症状至上午八时才宣告临床死亡,期间经历了近八个小时。从经过时限上来判断,被害人的死亡似乎不符合猝死的特征。但是,我们要注意到上述判断猝死的时限标准,通常指的是在患者未接受任何治疗的情况下。而本案被害人发病后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医院对其实施了一系列治疗措施,以阻止病情发展,终因抢救无效死亡。从已披露的尸检、医院诊断、光正的鉴定意见书中的描述,结合猝死的特征,笔者倾向于认为医院的诊断是正确的,即被害人死于心肌梗塞、心源性猝死。在《法医病理学》第二章“死亡”这一章节中,将这种死亡称为急性死亡;“其中,因疾病而发生的急性死亡习惯上称为猝死。”结合被害人心肌梗塞,将本案被害人明某的死亡确定为猝死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另外,笔者认为需要解释下心脏破裂的问题。根据市公安局及光正司法鉴定所所见,被害人明某心脏破裂。对此尸检所见,笔者认为依据现有的材料无法确证心脏破裂发生于何时?破裂于死者发病初期还是在医院就诊期间?抑或属于医源性创伤(抢救过程中导致)?又或发生于死亡后?根据《法医病理学》记载,心脏破裂是心肌梗死的并发症之一,多发生于梗死后一周内。对此,一审法院没有查清。从一审法院的判决理由上来看,法院也未采纳心脏破裂源于外力打击这一说法。换言之,我们可以排除被害人心脏破裂是受到外力击打这一因素,而可以将其归入心肌梗死的并发症中考量。疑点利益归于被告人。

被害人猝死的原因分析

被害人明某的死亡源于其自身心脏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对此,一审公诉机关、法院均持如是观点。而①饮酒②与他人发生口角③与人相互殴打引起过度体力活动④强烈情绪激动⑤遭上诉人拳击胸部,都可能是诱发被害人明某心源性猝死的因素。

笔者认为,本案重点就在于分析上述5种诱发因素对明某死亡所起的作用,尤其是第⑤种,即上诉人拳击明某胸部的行为,该行为究竟是否诱发因素?如果是,作用多大?

对此,《法医病理学》也好,或是其他类医学文献也好,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上述权威学科能告诉我们的,就是指出所列举的这5种因素都可能诱发心肌梗死。那么,实践中我们究竟该如何准确界定究竟是哪一种或哪几种因素对猝死产生了作用呢?我想,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准确回答这一点。可以明确的就是,被害人明某死于心肌梗塞,上述5种情况都有可能成为诱发因素;既做不到排除其中任何一种因素,也不能确定具体的因素。

也就是说,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形:因被害人饮酒或情绪激动或两者结合诱发了心肌梗死,即使没有外力作用也会如此。这是我们目前无法排除的。毕竟,本案不是单一的诱发因素。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有罪的证据必须要达到: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证据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排除合理怀疑。对照上述规定,笔者认为本案做不到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就如笔者前面分析的,被害人自身疾病是死亡原因,而在本案中出现的五种诱因中,既无法全面肯定也无法全面否定。如此,我们能否将上诉人拳击被害人胸部确定为诱因?笔者认为,这是不确定的,只能说是有这种可能性。换言之,拳击胸部也可能不是本案被害人死亡的诱因,目前的情况来看无法排除这一点。通常情形下,拳击胸部并不会致人死亡。

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来考量的话,也必须要有一个前提,即前因必须是确定的,才能以此推出果。前因尚不确定,因果关系的判断无从谈起。而本案,据笔者的观察,因果关系的因尚不明确,即诱发被害人心肌梗死的因素究竟为何。退一步,即使从刑法因果关系角度言,通常指的也是必然因果关系,偶然因果关系并不具有刑法学上的意义。从因果关系之条件说来分析,要求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本案中,是否没有拳击行为就没有猝死发生呢?笔者不能确定,因为除了拳击这一因素之外,本案还有其他几个因素存在。




综合上述,笔者认为本案二审易做无罪化处理。最后需要提醒的是上诉风险方面,检察院抗诉意见有被二审法院接纳的可能。毕竟,一审过失论确实很牵强。对此,须密切关注。望冯律能集思广益,打个漂亮的上诉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最新评论
李军律师
安徽治邦律师事务所 律师
扫微信一对一咨询
执业证号:13403200810634505
办公电话:0552-3906860
业务手机:15155206636
李军,安徽治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主要从事刑事辩护和医疗纠纷业务,并略有成就。部分经典案例:为李某某合同诈骗无罪辩护成功;为王某某合同诈骗罪无罪辩护成功;陈某某在蚌埠市某医院生产过程中因大出血死亡案,为原告等人代理成功,获赔19万多元;朱某某(女)在县医院生产过程中因大出血导致子宫全切案,为原告朱某某代理成功,获赔17万多元;王某某诉安徽省某医院医疗纠纷案,为原告代理,调解成功,获赔十五万元;为阎某某组织领导传销罪辩护成功,无罪释放等等。
一对一咨询律师
(我们将会对您的信息保密)
责编邮箱:2373658499@qq.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随时随地为您提供法律咨询
名律时评栏目合作媒体
中顾法律网
名律时评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