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台北地方法院听审见闻录及反思(下)

梅春来 2014-10-13 09:22:33
台北地方法院听审见闻录及反思(下)



台北地院每个法庭审判官、原被告、证人席各有一台电脑显示屏,刑案被告人与律师是坐一起的,还有一个供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的大屏幕,民事案件没有这个大屏幕。

台湾司法见闻(七):【消极的近乎是复读机的审判长】台北地院每个法庭审判官、原被告、证人席各有一台电脑显示屏,刑案被告人与律师是坐一起的,还有一个供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的大屏幕,民事案件没有这个大屏幕。开庭时审判长的主要职责是主持双方的言辞陈述,庭审准备就绪后,梁梦迪法官会问原告律师:“你准备好了”,原告律师回答,“我准备好了”,然而梁法官就说,“你可以开始了”,接下去就是原告律师询问,梁法官对律师的询问和证人的回答予以复述并指导书记官记录,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法官的复述并非只是说给书记官听,而是说给法庭上所有的人听,因为法庭是有录像设施的,审判长主持的庭审必须保证复述的内容准确、清晰、完整。法庭的整个询问过程全由原被告双方进行,法官不询问也不干涉,但会对双方陈述含义不清的地方要求进行一步说明并再次复述并记入笔录,所以庭审有时会看到,当事人或律师会重新要求变更说辞,然后审判长就说好、好的,然后再根据变更后的说辞再复述一次,说完以后再对发问一方说,可以继续之类的话语。

刑事案件的庭审审判长的工作也是一样,但两边陪席法官却很忙,他们不断根据双方询问出现的情况核对书状并记入,不像大陆陪审法官老作无聊状。从上述可见台北地院的法官在法庭上相当消极且无任何强势作风,他们的强势是体现在判决书中的法理阐释。整个庭审法官除了复述外,很少直接打双方的断陈述或强行插入问话,这也有别于我们这一边的庭审,我们虽说也采当事人主义,但法官仍把控法庭进程,甚至以法官对法庭的掌控能力来判断其专业水准,两者差异究其原因恐怕也是言辞辩论的原故。

台湾司法见闻(八):【法官的语气】与香港的精英主义不同,台北地院法官们说话的语气普遍温和、恭敬有礼,对双方当事人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一律用姓冠以先生的称呼,对证人的称呼也是同样,甚至对刑事嫌疑人也一律给予先生的尊称,法官的用语经常是“梁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得吗?许先生,你需要要说吗?这样子可不可以啦?是这样子吗?麻烦你可以再说一遍吗?我不是很明白你刚才的意思。梁先生,你提交的这份书状事先有交给律师看过吗?如果没有交给律师看过你现在可以撤回与律师商量一下书状的内容是否需要补充或修改?今天庭审就这样子啦,两位律师可将庭审情况整理一份书状交上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各位可以退庭了。

台湾司法见闻(九):【证人出庭的差旅费】梁梦迪法官主审这个民事庭因有报警,于法院有传一名警员到庭作证接受原被告质证,质证完,梁法官说得很客气,她会说,很不好意让你麻烦了,你需要日旅费吗?那个出庭警员证人说要,梁法官当庭签发一張单子让他楼下领款,此举让我羡慕不已,不像我们这边老强调证人有出庭作证的义务就是不给点实际的。

台湾司法见闻(十):【国民观审制度】台湾有国民观审制度,就是我们的人民陪审制度,但人家有干货,观审员的多数意见对法官有拘束力,法官若不接受则必须在判决书中给出理由,这种做法很实在,也符合司法公开原则。同样的制度人家往实里玩,咱往虚里面玩,差距就在这里。

台湾司法见闻(十一):【法院提供法律咨询的范围】法院给不给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我们曾经引起争议,台北地院的诉讼服务大厅就有个告知牌,说明法院提供法律咨询的范围以诉讼程序为限,不涉及实体法律与具体个案。这种做法明确了法院的职责边界,很清楚也很明确,效果也好,也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台湾司法见闻(十二):【安检的自由】去台湾司法院,因无开庭所以没进去,然后我去了最高行政法院,都是背个包直接进去,逛了一圈没人搭理感觉和台北地院差不多于是就出来了,自由的跟逛商场一样。

台湾台北地院绕了一圈再看安检的存废,我认为不仅是司法制度那么简单,还涉及司法文化和公民素质教育等问题,就司法制度层面是如何提高司法服务的质量和服务的意识,不能老是高高在上的虚假。司法文化涉及到如何让普通公众对司法有着最基本的信赖和尊重,台湾是做法是一边对自身形成的“科员法官”和“恐龙法官”予以无情的批判改进,另一方面加大司法的透明度和耐心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就像我听审的这几宗民事案件,当事人老是有话讲,时间都超过了中午12时30分了,但法官仍笑咪咪地在说:“好、好,请继续”,没有半点焦灼的表现,这些都是司法公信力形成的基础,法官不仅对原被告客气,对我这个旁听的人也同样以微笑的方式与我点头示意,表示他有注意到我,同样的场景,我们这边的法官可能会一脸严肃的盘问一遍,然而再给予警告式的提醒,总会让旁听者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得到了冒犯。

所以,司法公正性不仅体现在法条的科学性与严谨性,还有很多的细节可以让人体会到法庭是公正的。比如法官对当事人的尊称及当事人称呼法官为“庭上”。




据我所知台北地院法官对自己则称本院,香港是称本席,大陆这边很少听到法官的自称是什么?当然,我也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法官在法庭上该怎么称呼自己,这个问题好像我们还没有研究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最新评论
梅春来律师
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 律师
扫微信一对一咨询
执业证号:14403200410174298
办公电话:0755-28909223
业务手机:13823537586
努力地使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以思考法与社会的关系,期待用个案慢慢改变周围,虽然效果甚微,但只要有改变就有价值,代理行政诉讼(不接受政府委托)、医疗案件(只接受患者委托),梅律师执业向来遵循“对弱势群体要敢于扶持,对强势群体要敢于叫板,对法律正义要敢于坚守,对委托的案件要勤于尽职”的理念对待手中的每个案件,充分保障每一位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害。【民众的权益从来是争取来的,法律不保护对自己权益漠视的人。-----梅春来律师题记。】
一对一咨询律师
(我们将会对您的信息保密)
责编邮箱:2373658499@qq.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随时随地为您提供法律咨询
名律时评栏目合作媒体
中顾法律网
名律时评
扫描二维码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